博狗线上平台_博狗体育_博狗app下载

-->
党内最早的通信员——茅盾
2014-12-08 《邮电文史》总第17期
分享:

1920年8月,陈独秀、李汉俊、李达等在上海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10月,茅盾由李汉俊介绍加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11月,由李达主编的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秘密党刊《共产党》(月刊)出版,茅盾应李达之约,为该刊翻译了有关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六篇文章,撰写了一篇政论。1921年7月23日至31日中共一大后,茅盾成为中国第一批党员之一,也是我国文坛上最早入党的作家。中国一大推选陈独秀为中央总书记。茅盾所在的党支部就以陈独秀家为开会学习的地点。1921年冬,渔阳里二号遭法捕房查抄,陈独秀被捕而又获释后,不能经常用来开会,支部会议就转移地点,有时在茅盾家举行。

茅盾参加了不少党内工作。有一项特殊工作则鲜为人知。

自1921年年末起,中央与各省党组织之间的联系(包括信件和人员来往)日趋频繁。某一天,陈独秀悄悄敌对茅盾说:“雁冰,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同你谈。”他向茅盾介绍了全国各地党组织的发展形势和中央与地方的联系情况后接着说:“中央考虑到你在商务印书馆编辑《小说月报》,这是个很好的掩护,决定派你担任直属中央的联络员。不知你有没有意见?”

陈独秀对茅盾作了具体交代,主要任务是保持各省党组织与中央的联系,具体工作包括:一是各地给中央的信件都寄给他,再转中央,信封上一律书写“钟英”的字样,他每日汇总后即送中央;二是外地有人来上海找中央,也是先去找他,他对过暗号、问明来人所住的旅馆就让来人回去静候,他则将来人的姓名、住址报告中央。

从那时起,茅盾就必须每天都到商务编译所上班,因为每天都有各省的来信需要及时处理,更怕外地有人来找不到他。

一天早上,茅盾到编译所上班后,有两个较熟的编辑走过来笑着对他说:“雁冰兄,你的情书怎么这样多呀?”

他们举起一叠信封说,“偌,你看!‘沈雁冰先生转钟英小姐台展’,这‘钟英小姐’是谁?”

茅盾一看,脱口而出:“我请客!我请客!”慌忙从这两名编译手中夺过这叠信,并随后掏出几张钞票交给他们,匆匆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下后竭力设法使忐忑跳动的心静下来。

“钟英小姐”,我的“情人”,天知道!他想,这是党内的“绝密”。同事们这么看就让他们这么看吧,这事无法解释,只要不出漏洞,就万事大吉。

当时的上海,男人有个把情妇,不足为怪。于是,有关的流言就不径而走。同事、朋友的怀疑,更因近一二年茅盾与母亲有过类似的误会而加重了。

1920年1月起,茅盾写的译的文章比上年多了,他把刊登了自己文章的报刊寄给母亲,同时又告诉她,月薪又加10元,变成了每月60元。母亲来信问他,每月60元总够花了,为什么还要写那些文章“赚外快”?母亲虽说是怕儿子熬夜写稿弄坏身体,言外之意却是怀疑他有女朋友之类的事瞒着自己。这年12月初,茅盾接收主编《小说月报》后,给母亲写了一封信说,因为事忙,春节不能回家了。以前茅盾必定回家过春节,而这次反常,母亲的疑心更重了,立刻给儿子寄了一封快信,信里这样写着:“你说春节不回来,那好,你马上找房子,我这几天就要和德沚(茅盾夫人)一起,搬家来上海!”母亲的语气从未这样严厉过。他把信又看了看,想了一想,“哦,原来是这样!”终于看出老人家还怕他单身一人在上海,会交女朋友。于是立即复信,答应找房子。经托人帮忙,终于在宝山路鸿兴坊找到一处住宅,把母亲和妻子接到了上海新居。

茅盾的挚友郑振铎也好奇地问过他几次,每次的答复都不能令他满意。有一天,郑振铎忍不住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一封“沈雁冰先生转钟英女士展”的信,偷拆看了。他猜想这定是情书,等到看了内容,才知是中共福州地方委员会给中共中央的报告。啊!原来如此!他马上塞进封好,交给了茅盾。茅盾发觉后十分郑重地说:“振铎兄,此事请万勿告知他人。”“请放心”。郑振铎诚恳地点头说。

就这样,茅盾的这种“情书”一直接收到1925年春辞卸中央直属联络员工作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