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狗线上平台_博狗体育_博狗app下载

-->
光辉的生命——回忆革命烈士李白同志 (五)
裘慧英 2011-09-16 《难忘的战斗岁月—革命战争时期邮电回忆录》
分享:

1948年12月29日晚上,李白同志正在发一个非常重要的电报,敌人又出现在我们房屋四周。他镇静地发出了紧急信号,隐蔽好了电台,要我把小孩送到楼下的一个同志那儿藏起来。敌人闯进来,搜到了东西,李白同志当场被捕,被押到了四川路海宁路国民党警备司令部的第二大队。当时我没有被捕,因为敌人还想继续搜查东西,侦察线索。第二天早晨,孩子上楼来,被敌人发现,就问我:“怎么昨天只有两个人,今天却多了一个?”我说:“他在亲戚家,今天才送回来的。”他们又问亲戚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于是敌人把我和孩子也一起捉了去。一进去,我看见李白同志已绑在老虎凳上,棉衣棉裤都扒掉了。孩子看见了就叫“爸爸”。敌人接着对李白同志说:“你不讲,难道连孩子也不管了?”李白同志说:“现在我什么也管不了啦。”敌人说:“不是管不了,只要你讲,你和老婆、孩子都可以回去。你要多少钱,给你多少钱。”李白同志说:“我不用这些不明不白的钱!我不用有血的钱!”敌人说:“不要钱,当官也行啊!少将,中将,随你挑!”李白同志说:“我一生不做害人的事情!”敌人看李白同志软硬不吃,就要我劝他。我说:“我没有要劝的话。要劝也是劝他别管我们母子的事!”敌人没有办法,只好把我和孩子释放出来。

在伪警备司令部,李白同志受尽了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上老虎凳,灌自来水、辣椒水,还把很长的针戳进他手指甲里。……但是他始终没有吐露半句真情。到了1949年3月,我和孩子去伪警备司令部探监,又看到了李白同志。他的双脚已经断了,还拖着沉重的锁链,由两个难友搀着出来。我看见他时,喉咙塞了,讲不出话来。孩子叫了声:“爸爸,你什么时候来抱我!”我听了这句话,犹如万箭穿心。没有顾得说句话,我们就被赶了出来。

4月20日,李白同志被解到蓬莱路伪警察局。这是国民党军统局的监狱,不能接见。后来,李白同志偷偷写了张条子,托出狱的同志带给我,叫我站在对面老百姓的阳台上,对着监狱窗子叫,可以看到他。我带了孩子,就这样暗暗地看了他几次。